草苺污c0m

【 .】,精彩免费!

慕容寒冰目光也跟着沉了下去,一把就将人揽了回来。

慕容寒冰依旧我行我素着,像是非要看到她狼狈的样子。

梅开芍咬着薄唇,眼睛里带着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湿气。

再一次,慕容寒冰感觉到了自己内心深处所压抑的暴戾。

“唔……”梅开芍一愣,挣扎着自己的手腕,想要逃脱他的禁锢,却不知这样更是羊入虎口。

梅开芍就像是一只烫熟了的虾子,蜷缩在他的怀里,手指发颤,却又不能动。

然而,慕容寒冰非但没有收敛自己的行为。

梅开芍头皮发麻着,整个人都在火速的升温,胸口鼓噪的跳动,让她渐渐的慌了手脚。

慕容寒冰停下手中的动作,狐疑的眼神看向身下的梅开芍。

获得一丝喘息机会的梅开芍如水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狡黠,趁慕容寒冰还在发愣的空档猛地挣脱他的束缚,跳下软榻。

“饿不饿啊,我煮碗面给吃啊。”跳下床的梅开芍从行李中重新拿出一件衣服披在身上,俏皮的眨着双眼,一副奸计得逞的得瑟样。

清纯阳光季嗅着花香的芬芳少女

慕容寒冰侧过身来,单手撑着头,面无表情的俊脸上闪过一丝冷意,“看来这两天我对太好了。”

“不要这么说嘛,男人爱护自己的妻子是天经地义的啊,这有什么要值得炫耀的。”不知死活的梅开芍依旧得瑟着。

“这是再挑火。”慕容寒冰依旧冷着脸,不过这次的语气似乎比上次更加冰寒。

“好了好了,不跟开玩笑了,不过说实话,我还没完全做好准备,还请暂时忍耐一下好不好。”梅开芍知道,如果她这时献身于慕容寒冰,那么在夺回梅家为娘亲报仇的事情上,难免会分心,这不是她想看到的结果。

慕容寒冰听到梅开芍请求似得话语,冰冷的心中不由一软,便不在纠缠,转过身去自顾自地睡了起来。

看着慕容寒冰如此动作的梅开芍,心中闪过一丝歉意,随即暗自下定决心,等她夺回梅家,为娘亲报了仇,一定会好好补偿眼前这个看似冰冷,实则内心火热的大色棍的,至于怎么补偿,咳咳…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一直持续到半夜的晚宴,随着慕容烨喝完的最后一杯酒,宣布就此散宴,众人一一向不显丝毫醉意的慕容烨道别。

慕容烨回到寝室,褪去披在身上的纯白色貂皮大裘,看着身后陪他进来后没有丝毫离开意思的的韩书林轻声问道:“不知道韩大人还有何事?”

韩书林听到慕容烨的问话,关上房门,回身跪到地上低声道:“微臣被大皇子殿下的气质深深折服,所以誓死效忠大皇子殿下。”

慕容烨轻轻掸了掸身上并不存才的灰尘,回身坐到椅子上,“韩大人此言差矣,身为朝廷命官,要效忠的自然也是朝廷,何来效忠我只说。”

韩书林听言,知道慕容烨在试探自己,于是狠下决心说道:“微臣就算效忠朝廷,也是要效忠有大皇子执掌的朝廷,若是朝廷没有大皇子,那微臣……”

“大胆!”慕容烨一声呵斥打断韩书林的话,守护在门外的侍卫应声冲进屋里,随即两柄寒刀架在了韩书林的双肩。

“请大皇子赎罪,且听微臣解释。”韩书林被肩膀两侧的寒刀吓得一阵哆嗦,带着颤音求饶道。

慕容烨挥挥手,示意侍卫退下。

“知不知道刚才所说的话,若是传了出去,定会招来满门抄斩之灾。”说话时的慕容烨身子前倾,微眯的双眸闪过一丝精光,周身散发着一股上位者特有的威严之气。

“微臣所说之言句句肺腑,只愿大皇子能给微臣一次机会,以表微臣之忠心。”韩书林顾不得擦拭被冷汗浸湿的后背,咬牙坚持说道。

“既然如此,本皇子正为一事烦恼,不知韩大人能否为本皇子解忧?”说道此处的慕容烨深沉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厉色,随即嘴角勾起一丝悚人的阴毒……

韩书林听到大皇子说给自己一个机会,喜声道:“还请大皇子殿下明示,微臣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们此行人中有一人,此人性子冷傲,本皇子甚是讨厌,但是碍于身份,本皇子拿他也没有办法,但是……”说到这里,慕容烨顿了顿,盯着韩书林的眸子里精光毕露,一字一句的说道:“本皇子不想看到他活着到达金凤城!”

韩书林听到慕容烨的话脑中涌现出一个人影,此人面如千年寒雕般冰冷,负手而立,一副寒气逼人的样子。

想到这里,韩书林身子一震,颤声说道:“大皇子殿下莫非说的是……”

“嗯?”慕容烨一声冷哼打断韩书林的话,沉声说道:“此人是谁,心里知道即可,不知韩大人能否为本皇子办好此事?”

韩书林脑中思绪百转,不过想到今后的荣华富贵,

便狠狠咬了咬牙关沉声应道:“微臣定当为大皇子殿下办妥此事!”

“既然如此,那就有劳韩大人了,本皇子也有些乏了。”慕容烨冲着韩书林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起身向**边走去。

“那微臣就此告退,不敢打扰殿下休息。”说罢,韩书林转身走出屋子。

“是荣华富贵享之不尽,还是千丈深渊万劫不复,全都看此一举了!”走在路上的韩书林紧紧握拳的双手由于用力过度泛起一阵青白,脸颊的两侧由于嘴里牙齿的咬力过猛也高高的鼓起,阴毒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戾色,那样子,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心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