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破解版iphone下载

.630shu.co,最快更新医鸣惊人:残王独宠废材妃最新章节!

她在这里胡思乱想着,而院子里的其他人,在看到炎王坐在轮椅上,由人推着的由远及近的时候,也是面色各异。

明明这进来的只有三个人,一断腿的,一个推车的,还有一个小厮,然而那些护卫却一声儿都不敢吭,乖乖的让出一条道,恨不得能躲到天边去。

仿佛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三个人,而是一群气场十足的高手。

慕朝霞的目光在到炎王的模样时,毫不掩饰的闪了闪,露出一抹惊艳的神色。

只是,在看到他坐着的是轮椅的时候,面上有多了几分了然和嫌弃。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腿都废了,还不是废人一个!

李氏看了一眼慕朝霞,见她撇嘴的模样,再回想自己刚刚听到的那句话和这人的状况,想要猜出这个人的身份,自然也不难。

炎王竟然也来了宰相府?

慕朝烟这个小贱婢,竟然还真的让人来了!

有了炎王在场,李氏多多少少收敛了一些,虽然对着慕朝烟依旧是一副嫌恶的表情,至少,那份恨不得要咬死她的那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已经收敛起来。

慕朝烟不禁撇了撇嘴。

牛仔短裤美少女的第十八个夏天

明明就是一个黑心毒妇,却偏偏还要在人前装模做样的,她也是不嫌累。

遗传果然强大,慕朝云跟慕朝霞,多半都是遗传了她吧。

炎王的目光从在场的每个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慕朝烟左右的那两个护卫身上。

那两个护卫仅仅被他看了一眼,顿时心下一颤,竟然不自觉的放开了原本钳制着慕朝烟的胳膊的手,低垂着眼眸不敢再与他的目光对视。

慕朝烟揉了揉胳膊,正要往那人身边去,慕秋德去先她一步,直接挡在了她面前。

看着面无表情的炎王,他的神情仍旧没有什么变化。

“恕老夫眼拙,来客可是炎王殿下?”

“正是!”

炎王没有开口,推着轮椅的苏瑾应了一声。

对于这样的问题,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毕竟,炎王以前一直都在边陲的战场,即使是回来帝都这半年,也极少出门,宫中的宴会更是从不参加。

所以,朝中的一些官员不认识他们,也不稀奇。

苏瑾回答之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走到慕府的护卫旁边,从他们手中接过了晕着的赵霖。

简单发查看了下他的情况,确定没有什么重伤之后,才皱了皱眉,转回头看着慕秋德。

“不知我们炎王府的侍卫在什么地方得罪了慕宰相,让生这么大的气,竟然把人都给弄晕了。”

听到这句话,慕朝烟脸色讪讪,正要开口,却被慕朝霞的一声嗤笑抢先。

“这可不是我们慕府的人干的,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就问慕朝烟去。”

慕朝烟抬手扶了扶额,干咳一声装作一点儿也没有感受到凝聚在自己身上的那道带这些丝丝冷气的目光,慢条斯理的将被李氏扯下来的面纱重新戴上。

然后还挑着眉头挑衅似的看了她一眼,气得李氏直咬牙。

做完了这一切,她才将目光落在轮椅之上的男人身上,一脸平静的回复之前慕朝霞的话。

“是们慕家无礼在先,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想要扣留我们。我没有多少武功可以防身,真的动起手来,根本不是们的对手。所以……也只能用药了。”

面对于她既坦白又无辜的语气,苏瑾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王妃,还是快把解药拿出来吧。”

慕朝烟动了一下,但是挡在她身前的慕秋德却并没有丝毫要让开的意思,反而还用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翻了个白眼,此刻心中已然没有了担忧,直接隔着距离将一枚丸状的解药丢给了苏瑾。

慕秋德的目光在那药丸划过的弧线上驻留了一会儿,然后若有所思的转向慕朝烟。

虽然他不是很懂医,但好歹曾经的正妻也是出自神医的世家,后来他又时常跟那些御医打交道。

所以,一些简单的药理跟常识,他还是知道的。

据他以往知道的,似这种药丸,一般人都会装在瓶子里,避免因温度以及摩擦等各种外部原因,导致药丸化开。

但是,他方才竟然没有见到慕朝烟是如何把这药给拿出来的……

到底是她手法太快,还是另有缘由,就不得而知了。

慕朝烟才不管他在想什么,怀疑什么,他又不能来检查自己到底把药放在哪儿的。

只是……她虽然可以不管慕秋德投在她身上的狐疑的目光,但另一处看着她的眼睛的目光却实在忽视不掉。

这样看着她做什么?

没见过耍杂技的,还是没见过变魔术的?

早不跟着一起来,现在盯着自己倒是挺积极的。

她努着嘴瞪了男人一眼,哼了一声,狠狠地转了脑袋去看赵霖那边。

男人的眼眸敛了一下,面上神色未变,也同她一样,目光看向吃了解药的赵霖。

他俩这一番神色原本就没有什么,只是落在李氏和慕朝霞的眼中,就完变了味道。

大庭广众,光天化日,这两个人竟然在眉目传情?

特别是那个炎王,不都说他冷漠无情,不近女色,号称“阎王”么,慕朝烟分明是瞪了他一眼,如此的放肆无礼,他竟然一点儿都不生气,还和她一起去关心一个小侍卫?

这到底是要闹哪样?

特别是慕朝霞,此刻面上的神情已然有些扭曲,目光落在炎王身上,恨不得把他给穿个洞。

那个炎王不仅是腿残了,连眼睛都瞎了么?

跟慕朝云比起来,她的确是不怎么出彩。

可是,现在慕朝云不在,在这里的,是慕朝烟。

他进来的时候,慕朝烟脸上的面纱还没有重新戴上,他不可能看不到那一脸的脓包。

这么一对比,这院子里,就算是衬托,自己也应该是最养眼的吧。

可是,打从他进来开始,目光竟然没有往她身上看一眼,这也就算了,相反,反倒是慕朝烟那个丑女,他倒是看得紧紧的。

这不是瞎了是什么。